☆*浅蓝色*の晴天づ☆

【林彦俊x尤长靖】逆旅

长得俊一定要一起走花路啊!

东_小北:

•私设出道九人 长得俊一起出道


•烂大街穿越梗


•可能有点逻辑混乱 凑合看吧


•全文9500+  dxb真的很努力了






0.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团火


路过的人只看到烟


但是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团火


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 


我带着我的热情冷漠狂暴


以及对爱情毫无理由的相信 


走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结结巴巴地对他说


你叫什么名字 


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 


后来 有了一切




                      ——西村袋子








1.




凌晨两点,喧嚣的马路陷入沉睡,整个城市都是安静的。




尤长靖独自一人走在街头,他戴着口罩和帽子,可北京冬天的冷风还是往衣服里灌,冻得他打了个寒颤。




天空开始飘雪,尤长靖裹紧了大衣,出门太急导致他甚至忘记戴上围巾和手套,他四处张望,瞥到街角有一家便利店,决定进去暖和一会儿。




走近一些他才看清便利店的招牌,竟然是全时。




其实也就是一家再普通不过的便利店,关东煮没有全家的好吃,蛋糕没有罗森的多样,咖啡也没有7-11的香醇,但在某一段时间,他却觉得这里有全世界最多的美味。




转眼间那竟然已经是一年前发生的事了,他们在那里生活了四个月,四个月里天天都在希望比赛快点结束,想要逃离这里,可真正到了曲终人散那天,却还是不舍的。






尤长靖要了一杯奶茶,一碗关东煮,又拿了几样点心,选了最角落的位置。




平时被公司管着天天吃减肥餐,今天再怎么说都是离家出走,必须任性一把。




他左右看看确定没人注意到他,才把口罩摘了,喝了一口奶茶。




感受到身体终于回暖,尤长靖长舒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开机的一瞬间便收到了几十条微信消息,尤长靖边吃关东煮边浏览。




“长靖,有什么事我们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不要冲动,快回来吧。”——温柔贴心的朱正廷




“长靖别闹了!快回来吧!我们快被彦俊的低气压压死了!”——咋咋呼呼的黄明昊




“小尤哥!连旺财都被小林哥吓得不敢叫唤了!你快回来吧!”——关注点总是很迷的范丞丞




“長進你和彥俊發生什麽了?”——从来都没打对过他名字的陈立农




“尤长靖你怎么回事啦还离家出走,你怕是没挨过台湾酷哥的打。PS:离家出走没处去请来上海找我,杰弗瑞的大房子真的很大!”——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陆定昊






读完了所有消息之后,尤长靖意识到,这次事情真的闹大了,竟然连香蕉的朋友都惊动了。




但是这并不能捍动尤长靖的决心,他冷哼一声,又不是他的错,干嘛要他低头,主动回去很没面子耶。




不回去,绝对不回去,马来西亚男子汉没在怕的。




尤长靖拿起奶茶喝了一大口,给自己壮胆。




却突如其来地,感受到一阵晕眩,他拍了拍脸努力使自己保持清醒,可意识还是不断地抽离,视线逐渐模糊。




最后一丝意识也消失前,尤长靖想起刚才付款时,收银员对他说的话。




“这么晚了一个人出来买东西,是和家里闹矛盾了吗?”




尤长靖当时怕一说话就暴露自己,所以只是点了点头,没回答。




“没关系,我们店的奶茶可以让你获得幸福哦,喝完一切都会变好的。”




可尤长靖当时根本没当回事,以为这只是某种营销手段。




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不太对。






是不是遇上绑架了?




——这是尤长靖晕倒前脑海闪过的最后一个念头。








2.




林彦俊独自一人走在街上,出租房的灯泡钨丝突然断了,他只好出来买替换的灯泡,找了十分钟才找到了一家仍开着门的24小时便利店。




刚进门林彦俊就注意到了角落里的那个人,看上去个子不高,正苦着脸不知道在烦恼什么,却在和林彦俊视线相对的一瞬间,眼神突然变亮。




林彦俊觉得很奇怪,在他过去二十年的记忆里,确实没见过这个人。莫非自己已经帅到一个眼神就让别人深深爱上不可自拔了?




这样想着他不自觉地直起了腰,挑灯泡的时候微微仰着头,余光偷偷瞟向那个人。




那个从椅子上起来,往林彦俊的方向跑来,然后站在了他旁边。




“林彦俊……”




竟然知道他的名字,莫非是粉丝?不过听口音不像是台湾人啊。




“对不起我不应该离家出走的,我跟你道歉,我们回去吧。”




林彦俊完全听不懂他在讲什么,他转过身冲那个人挑了挑眉,“现在的粉丝都用这种套路吗,装熟?”




那个人好像急了,“我知道你还生我的气,我以后不会这样任性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最后的尾音听上去委屈极了。




如果林彦俊是他的什么人,或许真的会心软,可面对一个陌生人,林彦俊实在是不想和他纠缠,于是他拿了个灯泡,转身往收银台走去,付完钱后头也不回地走出便利店。




那个人竟然跟了出来,一直道歉,林彦俊装作没听见,完全没有理会。




“林彦俊!”跟了好几条马路后那个人似乎也失去了耐心,冲着林彦俊吼道:“我都已经道歉了你还想怎样!”




林彦俊叹了口气,无奈地转身,说道:“这位……朋友,我不认识你,也不懂你在说什么,你如果不是认错人的话,要不要考虑去看一下……”林彦俊指了指脑袋。




“林彦俊你——”那人话没说完,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睁大眼睛看向周围,“这是哪里?不是我们家附近啊?”




看来恢复正常了,可能病是间歇性的,林彦俊长舒一口气,回答道:“这里是高雄,今天是2015年2月17日,天气晴,温度——”




“你说什么!?”那人好像听到了什么可怕的消息,“今天是几号!?”




“2015年2月17日。”




那人的表情变得复杂,低着头自言自语:“怪不得你不认识我,所以我其实是穿越到了四年前?也对,你的发型和现在不一样,这件衣服也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可是到底是怎么回事,那杯奶茶吗?”




林彦俊顿时无力,看来又犯病了,他摇摇头决定不再管那人,转身继续往前走。




“等下!”那人冲上来一把抓住了林彦俊。




林彦俊下意识想甩开他的手,但看着那双明丽的眸子却停下了动作,毕竟有这么纯净的眼睛的人怎么看都不像个坏人。




“林彦俊……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来自四年后……”








3.




林彦俊给尤长靖倒了一杯水,放在桌子上。而后者只是敷衍地说了句谢谢,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参观这间屋子。




林彦俊觉得有点尴尬,毕竟这间屋子又小又破,他刚搬出公司的宿舍,身上没有太多钱,只好随便组了一间地下室凑合住。




“收拾得好干净哦。”尤长靖感慨道。




“……还好吧。”




毕竟林彦俊根本没什么行李,所以四十多平米的房子并不感到局促。林彦俊的床边有一张书桌,上面摆了几本书,尤长靖随手抽出一本,看到书名不由地笑了。




原来他是在这个时候看的这本书啊。




书签夹在三分之一的地方,看来还没看完。




于是尤长靖一脸得意地冲林彦俊挥了挥手里的书,“《追风筝的人》我看完了哦,要不要给你剧透?”




林彦俊翻了个白眼,“剧透一本十几年前出版的书算什么本事,你倒是剧透我明天的福利彩票号码啊。”




尤长靖完全无力反驳,只好不服气地冷哼一声。




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有一搭没一搭地问林彦俊,“你现在还在阿沁的公司当练习生吗?”




“不在了。”




“那之后有什么打算?”




“应该会回去继续读书吧,之前办了一年休学。”




“你不当练习生了吗!?”尤长靖猛地坐直身体,瞪大眼睛看着林彦俊。




林彦俊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放心啦,我不会放弃的,不过要再等等。”




尤长靖满意地点点头,随后犹豫再三,斟酌着开口:“你不问我未来的事吗?”




林彦俊笑了,“《时间简史》里有一句话,你可以回到过去,但不可以改变未来。我的未来只和我有关,只能被我自己掌控,不会被你的几句话影响的。”




尤长靖松了一口气,毕竟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和林彦俊开口交代他们的未来。




嘿,你好,我是你未来的男朋友,我叫尤长靖,你要记住我然后三年后爱上我哦。




这时候的林彦俊绝对是钢铁直男,他如果这么说,估计直接就把他俩爱情的小火苗掐灭在火柴盒里了。




尤长靖刚才为了让林彦俊相信他,除了身高体重家庭信息之外,还把他所知道的关于林彦俊的怪癖都说了一遍,比如洗澡的时候喜欢唱歌,火锅调料放辣却不吃辣锅,睡觉不打呼噜却会说梦话等等,林彦俊才相信他。




在介绍自己的时候,尤长靖纠结半天,还是决定说自己是林彦俊的室友。








4.




林彦俊在床边铺了一张毯子,把床留给尤长靖睡,尤长靖倒是很慷慨,拍了拍另外半张床邀请林彦俊一起睡,然而林彦俊一脸纠结地看了半天,还是拒绝了他。




尤长靖不开心地撇撇嘴,小声地嘀咕:“又不是没在一起睡过。”




“你说什么?”




“没、什么也没说。”




尤长靖瞬间怂了,为了不掐灭爱情的小火苗,他选择钻进被窝里闭嘴。






于是,尤长靖就在林彦俊家住下了,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正确的时间,但是有林彦俊在身边,他便没有了只身一人在异时间的恐惧感。




林彦俊还有一个月才能复学,于是他找了一份咖啡店的兼职,赚取这一个月的生活费和房租。




尤其是现在还多了一个黑户要养,每天的开销更大了,再加上这个黑户太能吃了,吃不饱就可怜兮兮地看着你,每次林彦俊都会败下阵来,咬着牙多点一份外卖。




就这样过了一周,林彦俊的积蓄终于全部花光,他的父亲不同意他从艺,所以早就断了他的生活费。尤长靖仔细分析了现状,为了日后天天都有肉吃,他决定也出去找份兼职。




正式工作他肯定没办法做,于是找了一间小资酒吧,每天晚上去当驻唱歌手,唱两个小时能挣五百块钱。




不过尤长靖毕竟不属于这个时间,他担心会对未来有什么影响,所以每次都会戴个面具,不让人看见真容。




然而对于尤长靖的这份工作,林彦俊表示很不屑。




“你竟然会唱歌哦。”




尤长靖气得夹了一大块肉放进嘴里,边嚼边说:“你明晚来看我唱歌,让你看看什么是主唱的实力。”






林彦俊答应了,第二天也按照尤长靖给的地址去了那间酒吧。




不同于那些声色犬马的场所,这家酒吧竟然十分安静,装修成田园风格,搭配暖色的灯光,显得十分柔和静谧。




林彦俊到的时候,尤长靖正坐在高脚凳上,带了一副傻乎乎的面具,抱着麦克风唱《我怀念的》。




他冲尤长靖挥了挥手,选了个吧台位置,坐下安静听歌。




不得不承认,尤长靖的声音真的很有特点,温柔却又有力,高音处理得很好,而且最重要的是,富有感情。




林彦俊注意到,角落里的一个女生正在低声抽泣,也许是回忆起了她怀念的。




一曲唱毕,尤长靖说道:“接下来的这首歌,是我的朋友很喜欢的一首歌,我邀请他一起唱。”说完他冲林彦俊招了招手,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林彦俊无奈,只好上了台。




台下传来小声的惊呼,林彦俊听到好几个人在和同伴悄悄说着那个男生长得好帅。




伴奏缓缓响起,是林彦俊很喜欢的《I see you everywhere》,一首温柔又孤独的歌。




I see you everywhere at where we use to be


我看到你在我们以前的任何地方




I see you everywhere even in my dreams


我到处都能看到你,即使在梦里




Where everything are what we use to be


一切都是我们过去的样子




Do you still think of me


你还会想起我吗




Cuz all I know and all I know this love is driving me crazy


因为我所知道的一切和我所知道的爱让我疯狂




I can"t sleep I can"t breathe


我睡不着,我无法呼吸




Cuz all I see and all I see is you


因为我看到的只有你




他们两个明明没有彩排过,却意外地配合得很默契,仿佛已经同台过很多很多次。




唱完后酒吧里的顾客爆发出惊人的掌声,林彦俊抑制不住嘴角的笑容,冲台下深深地鞠了一躬。








5.




尤长靖唱完歌后就从后台溜走了,过了一会儿,他摘了面具,还换了套衣服,从前门进来,坐在了林彦俊旁边。




“想喝什么?我请客!”




林彦俊倒是没客气,随口点了一杯鸡尾酒,反而尤长靖纠结半天,选了一个看上去特别好看的。




“怎么样,我刚才唱得好不好?”尤长靖咬着嘴唇,眼睛里全是期待,就像是叼来了报纸等着主人夸奖的小奶狗。




林彦俊觉得好笑,忍不住揉了揉尤长靖的脑袋,“唱得还不错,真是看不出来哦。”




“在舞台上唱歌的感觉爽爆了吧!”




“嗯……”林彦俊犹豫了一下,随即释然地笑了,“确实很爽。”




说话间两杯鸡尾酒已经摆在了他们面前,尤长靖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大口。




“你要记得在舞台上表演的感觉,这是一种瘾,只要体验过一次就不会再忘了,现在有没有回忆起一些之前在舞台上表演的兴奋感?”




林彦俊终于明白了,尤长靖让他来听他唱歌其实是幌子,真正的目的就是让他上台唱一首歌。




“你……”




林彦俊刚想说什么,却发现旁边的尤长靖很不对劲,眼神涣散,根本无法聚焦。




“尤长靖?”林彦俊用手在尤长靖面前晃了晃,尤长靖却毫无反应。




看来是喝醉了。




林彦俊无奈,结了酒钱后扶着尤长靖出了酒吧。




酒吧离他们住的地方不远,走路也就十几分钟,大半夜的打车也不方便,于是林彦俊就想把尤长靖扶回去。




然而没走几步尤长靖就站不住了,一直往边上倒,林彦俊只好背着尤长靖往家走。




然而被背着的某人还是不消停,一会儿挥手一会儿晃腿,嘴也没闲着,说个不停。




“林彦俊你不可以放弃当练习生哦。”




“我没有放弃。”林彦俊随口敷衍。




“林彦俊你不要想骗我。”尤长靖猛地挺起身,差点从林彦俊背上摔下去,吓得林彦俊赶紧稳住身形,“你不要乱动。”




“你别以为我没听到你和你妈妈打电话!你说你毕业就回去和爸爸一起做生意,放弃艺人道路!”




“不行啊林彦俊,你不可以放弃啊。”




“你看我,我长得又没你好看,而且你知道吗,我以前有两百斤哦,那时候我都没有放弃当歌手的梦想,你更不可以了!”




“林彦俊你是我心中的NO.1!你在眼里是发着光的!”




“所以林彦俊你不可以放弃舞台!你不可以放弃……”




尤长靖说到后面已经神志不清了,在林彦俊背上反反复复就是一句“你不可以放弃”。




林彦俊听着想笑,笑着笑着却湿了眼眶。




他当初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才能有胆量去揭露自己的老板,当记者采访他的时候,他只是调笑似的说了一句“应该没有公司敢签我了吧”。




谁又能明白他心中有多少不甘和无奈。




当初是怀揣了梦想选择这条路的,可最后竟然会这样收场。




是不是应该就这样放弃?他开始自我怀疑。




甚至想和父母妥协,按他们说的去做。




周围没有人认可他,他以为赏识自己的老师,却做出欺骗他们的事。




一瞬间所有的信念都被击垮,他似乎已经没有坚持下去的理由了。




坚持了这么久,期待的不就是被人看到,然后笃定地对他说一句:你的选择没有错,所以继续努力吧。




常走夜路的人,只要有一点光就会甘之若饴。




而这个自称来自未来的人,就这样跌跌撞撞闯进了他的世界,用不容置疑地声音告诉他,你很好,你值得。




林彦俊想,终于,他等到了那道光。








6.




对于那晚的事,尤长靖一点印象都没有,第二天宿醉醒来,除了头疼之外完全没有别的感受。




不过他总觉得,林彦俊对他的态度有了微妙的变化,最直接的表现就是订外卖,以前每次都要尤长靖磨半天,林彦俊才会多点一份,但现在林彦俊每次都自觉地点三人份。




尤长靖幸福地吃着外卖,心说挣钱了就是不一样,家庭地位都提高了。




日子平平淡淡地过着,林彦俊白天兼职,尤长靖晚上兼职,只有傍晚那段时间他们俩同时呆在家里。




尤长靖拉着林彦俊陪他看《触不可及》,他说这是未来的林彦俊向他推荐过的电影,可惜工作太忙一直没时间看。




尤长靖看完之后哭湿了好几张餐巾纸,林彦俊嘲笑他哭得丑,尤长靖瘪着嘴说林彦俊铁石心肠。




每个人都至少有这么一个人,你和他在人生的拐点遇到,惊叹于彼此的不同或者相似,有过不少平淡无奇却值得纪念的时光,他会将心比心,为你的哀伤扼腕,为你的快慰击节,更会在他的心里,为你留下那么一块永恒的位置,任白云苍狗,风云变幻。




林彦俊细细回味这段台词,他看着还在哭的尤长靖,突然就沉默了。




他大概明白,为什么未来的他,会这么喜欢这部电影。






尤长靖是在来到这里的第二个周四发现那道印记的。




他飞奔出浴室,激动地抓住林彦俊的肩膀:“林彦俊!我知道我什么时候会回去了!我锁骨的地方有一个很小印记,是来到这边才有的,一开始我没当回事,但我刚才发现那竟然是一个超级小的数字7!”




林彦俊挑眉看着他,“所以你洗澡的时候怎么会看到自己锁骨?”




“……”




“你对着镜子臭美哦?”




“……这不是重点。”尤长靖咬牙切齿道。




“那重点是什么?”




“重点是,还有七天,我就可以回到未来了。”




林彦俊身形一顿,语气有些不自然,“你这么想回到未来啊。”




“也没有啦……”尤长靖岔开话题,“我来这里这么久都没有出去玩过耶,这还是我第一次来台湾,不然这周日我们出去玩吧!”




“你要去哪里?”




“游乐园!我一直都超想去的,但平时好忙根本没机会去。”




林彦俊一口答应,敲定了时间地点之后,查好了交通线路。




出游前一天晚上尤长靖激动得失眠了,就像第一次春游前的小学生似的。




尤长靖在床上翻来覆去,吵得打地铺的林彦俊也睡不着了。




“林彦俊……你睡着了吗?”




“睡着了。”




“……”




“好啦,没有,什么事。”




“你当初为什么相信我,愿意收留我啊?”




“哪有长得像你这么蠢的坏人。再说,我也没什么东西值得你骗。”林彦俊笑了,听上去却有些苦涩。




尤长靖见不得这样的林彦俊,黑暗中他看不到林彦俊的样子,但他觉得笑起来的的酒窝一定都不甜了,他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痛恨自己的中文不够好,支支吾吾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反而林彦俊似乎看出了他的为难,自己把话接了回去,“你不会是觊觎我的美貌吧?我开价很高的哦。”




尤长靖被油腻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拿起床上的抱枕扔向林彦俊,“白嫖都不要你。”




林彦俊接住抱枕,“你这个外国人怎么连白嫖这个词都会啊?”








7.




尤长靖失眠到凌晨三点才睡着。




他其实骗了林彦俊,当时那个数字根本不是7,而是3。




今天是他在这里的最后一天。




虽然只有短短的十几天,可他过得很开心。如果他和林彦俊不是艺人,只是普通人,那这种生活过于就是他想要的吧,简单却又充实。




可惜他们不是。




他们有共同的梦想,那就是舞台。




也正是这个梦想,才让他们相互吸引,相互欣赏。






所以为了守护这个梦想,即使他们已经在一起了,仍要小心翼翼,不敢暴露彼此的关系。




尤长靖从小就是乖宝宝,从不做一些任性出格的事,曾经做过最叛逆的事就是背着公司藏零食,而现在是,答应和林彦俊在一起。




但他还是很怕,怕他们的关系被外界发现,怕他们的前途就此毁灭。所以在镜头前他总是畏手畏脚,不愿意和林彦俊产生过多互动,连一不小心对上的视线都被他慌忙错开。




然而林彦俊似乎根本不在乎,动不动就凑到尤长靖旁边,在他耳边低语,或者悄悄拉他的手。




他和林彦俊说过很多次要和保持距离,林彦俊每次都表面答应,然后一切照旧。




在林彦俊第五十三次完全不把镜头放在眼里之后,尤长靖终于爆发了。




他和林彦俊大吵了一架,然后随手抓了件外套就冲出了宿舍。




甚至忘记戴上围巾和帽子,只有放在外套口袋里的一个单薄的口罩作为唯一的保暖措施。






未来的他是那么小心翼翼,连爱意都要隐藏,每天的生活仿佛都是在演戏。




可这里不一样,这个时间的他们都是那么普通,可以嬉笑怒骂展示最真实的自己。




甚至可以相约在周末去那个他无数次想和林彦俊一起去的地方。




美好到他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想要留在这里。




可是他不能也不敢改变过去,两个人的未来,禁不起任何“万一”的存在。








8.




第二天早上尤长靖整个人都困得恍惚,去游乐场的一路上都在睡。




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靠在林彦俊的肩上,林彦俊的衣服上有一块可疑的水渍。




“尤长靖,你知不知道,这是我新买的衣服。”




尤长靖尴尬地擦了擦嘴,从包里拿出纸巾擦衣服,根本不敢抬头看林彦俊的表情,却还是死鸭子嘴硬地反驳:“你干嘛这么做作,还穿新衣服出来。”




一副嫌弃的语气,可还不是不舍得推开他,任由他靠着,甚至还调整位置让他睡得更舒服。




尤长靖这样想着,不由勾起了笑容。




果然无论是什么时候的林彦俊都是只会装酷的大笨蛋。






一进入园区尤长靖就拉着林彦俊撒欢似的跑,然而两个人都是小怂包,什么刺激项目都不敢玩,最后和一群春游的小朋友一起排了旋转木马、转转杯和碰碰车。




周末的游乐园人很多,排队时间太长,所以他们只玩了几个项目就已经到了傍晚。




余晖洒下,天与地之间用橘色相连。




尤长靖拉着林彦俊去坐摩天轮,眼看马上就要上去,林彦俊却脸色不太好。




尤长靖猛地想起来,“对哦!你恐高,那算了我们去玩别的。”




“没关系。”林彦俊拉住准备离开的尤长靖,把他推进了摩天轮的车厢,然后坐在了对面,“我不看下面,看着你就好了。”




说完后满意地看见尤长靖红了脸,别开视线,佯装认真地欣赏窗外风景。




摩天轮一点一点升到最高点,落日也终于不再被建筑物遮住,完完全全呈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好美啊……”尤长靖感慨到。




林彦俊看着尤长靖,余晖柔和了尤长靖脸颊的轮廓,让面前的这个男生显得更加温柔。




你在看风景,而我在看你。




你觉得你眼中的风景很美,却美不过我眼中的你。






这个人啊,也许是是上天送给他的礼物。




他像精灵,带着春的气息一点一点滋润在冰封的河床上,于是他的心像泉水一般叮咚作响,从此大地回暖,冬去春来。




尤长靖这个人真是喜欢打直球,每天都能花式称赞林彦俊,末了还要再加上一句,你不可以放弃梦想哦。




梦想这个词,太空了,逐梦的过程中甚至会迷茫于自己到底在追逐什么。




但是这个人不断地在他身边提醒他,他的梦想是舞台,并且笃定地告诉他,他能够成功。




那么,他愿意去相信。






“尤长靖。”林彦俊叫他。




“嗯?”尤长靖歪着头看着他。




“你,留下点东西给我做纪念吧。今天不就要走了。”




尤长靖一愣,“你都知道啦?”




林彦俊别扭地移开视线,“我……趁你睡觉,看了你的印记。”




尤长靖想了想,他带过来的,除了当时的那身衣服,和一个没有信号的手机之外,只剩下脖子上的项链了。




于是他准备解下项链,但在接触到项链的一瞬间,脑内许多片段连成线。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林彦俊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会指着脖子上的项链问他记不记得。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前两天在商场见到这条林彦俊同款项链的时候,导购小姐竟然告诉他,这是当季最新款,刚上市几天。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见到这条项链的一瞬间,就毫不犹豫地买下了它。




这是我们曾相遇的证据,而我却从不知道。




“这条项链,很好看耶。”




尤长靖笑了,这本就是,属于你的项链。








9.




晚上九点,游乐园的烟花表演准时开始,可尤长靖却拉着林彦俊去了烟花表演的反方向。




他们来到了一个广场,广场中央有一个临时搭建的简易舞台,尤长靖跳上舞台,拿矿泉水瓶当话筒,对着台下唯一一个观众说道:“接下来这首歌,送给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我想告诉他,千万不要放弃自己的梦想,他以后一定会站在舞台上,成为无数人为之疯狂的存在。”




“他现在还不知道,这首歌是将来会成为属于他的歌之一。”




“一盏盏光灯 开始亮了


舞台的中心 某个角落


才初见的我 你会否选择 


未来是怎样 还没把握


你目光却为 我而闪烁


铺成道银河 让我奔跑着 


多年之后 我们老了也什么都忘了


只记得 生命中有你这一刻


多年之后 闭上眼了还剩下些什么


只记得 生命中有你这一刻”




烟花在天空中炸裂的声响覆盖了尤长靖的声音,林彦俊根本没怎么听清这首歌,可舞台上的那个人耀眼的样子,是那么让人心动,让他在之后的很多年里,都无法忘记。




于是林彦俊问了尤长靖第一个,关于未来的问题。




“尤长靖,未来的林彦俊,是不是也像现在这样,这么喜欢你啊。”




尤长靖怕自己的声音被烟花盖住,于是用尽全力吼出来:“是!而且未来的尤长靖,也好喜欢你啊!”




“所以林彦俊,你会来找我的对不对。”




烟花的白光骤然在尤长靖眼前放大,他被强光刺激地睁不开眼,他闭上眼,在黑暗中听见了林彦俊的回答——




“哪怕千千万万遍,我都会去找你。”








10.




再次醒来的时候,尤长靖又回到了那家全时,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满是泪水。




抬头看去,林彦俊就站在他的旁边。




林彦俊伸手揉了揉尤长靖的头,然后抹掉他脸上的泪水。




“笨蛋,你哭什么。”




尤长靖站起来扑进林彦俊的怀里,蹭了蹭林彦俊的胸口,“我害怕……”




“害怕还一个人跑出来,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




尤长靖摇了摇头想说他害怕的不是这个。




他害怕睁开眼之后会发现未来已经被改变,害怕他们不是恋人,害怕林彦俊不再喜欢他。




更害怕的是,他们根本没有遇见彼此。




“林彦俊,对不起。”




对不起,这么晚才知道你多么爱我。




爱到哪怕知道这条路将会把他们推向风口浪尖,也没有选择退缩,而是一步步坚定地走到了他的面前。




林彦俊把项链摘下来系在了尤长靖的脖子上,然后伸手揽住了他。




“我说过,哪怕千千万万遍,我都会来找你的。”




尤长靖在林彦俊的怀里笑得开怀。






果然这一切都不是梦,他逆旅了人生,创造了他们相爱的可能。




然后可能被无限放大,成为了必然。




从此,爱无期限。










-end-










————


其实一开始写这个主题挺犹豫的,想着是不是应该等决赛之后写,毕竟小橘在危险的边缘。


可是这两天想通了,正是因为可能性小才要在现在抓紧写出来,否则等到一切尘埃落定,更是没办法写了。


对于小橘的那段坎坷,我真的挺心疼的,他现在可以一句话带过,可我在想,他当时会不会陷入自我怀疑,有没有想过放弃梦想。


于是我让小尤回去了,陪伴他度过这段黯淡无光的日子。




挺温暖的一个故事,被我写糟蹋了,托马斯回旋跪地哭泣qaq




全文9500+,希望给勤劳的东小北一个热度,东小北将还你一个热情的么么哒





评论

热度(2467)

  1. ︶ㄣ.ァ情字ヌ隹搨︶ㄣ限定甜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