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蓝色*の晴天づ☆

【暗恋九题】控语者

收到治愈。今天也是zqsg的为长得俊流泪了呢!QAQ

二百一十八个橘子:

第四题:总有一天你不再需要我了


BGM: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薛之谦
你在终点等我-王菲
百年孤寂-王菲


如果你能听见全世界,你是否还能专注自己内心的声音?



2020.2.25
上海。


这个城市他再熟悉不过。尤其是晚上的陆家嘴。金茂大厦和东方明珠遥遥对望,在黑夜里发出耀眼但不刺目的霓虹光芒。这片熙熙攘攘的拥挤地段永远揣着无数人的梦想,也始终如一无数次见证落魄和离去,时间是最残忍的。但上海的夜,很久都未能被它改变分毫。
林彦俊趴在栏杆上,一动不动的注视着脚下来往的繁忙车流。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FM105.7,上海交通广播台,接下来为大家播报实时路况……”
“刚刚结束了一段美妙的音乐,FM97.2继续为您带来精彩的曲目……”


他闭上眼睛,城市里千丝万缕嘈杂的声音像一根根坚固的丝线,一端连在发声源头,而另一端连在他的耳边。


只要他愿意,他可以听到所有声音,无论远近,无论大小。


这是自从他学会说话后就注意到的技能,小时候他被简单的认为是耳聪目明。直到有天他向他妈妈抱怨说一楼的阿姨和叔叔每天吵架的声音太大,父母才意识到他并不是普通人拥有的听力。


他们家在23楼。


自此他学会了控制自己的耳朵。


就像现在,他若是不刻意去寻找那些声音的来源,那么他就和普通人一般无二。但是他的思维可以向下一个俯冲,从车门的缝隙挤进那辆保时捷,能轻易越过厚厚的高层玻璃窗,贴近站在高耸入云的大厦中正在打电话的女子。甚至他屏息,脑海中勾勒出交叉相错的立交桥下的闪烁彩灯,刺耳的电流声都清晰入耳。


他们被称为“控语者”。


这还不是一个十分成熟的组织,但是也有一些严苛的规矩。除了父母,他不能向任何人袒露自己的秘密。也不得利用自己的能力换取利益。
所以自从在外乡流落打拼,他的能力带给他的,不过是杂七杂八路人的闲言碎语。


无数种声音可以在同一时间涌到他的脑海。女儿家的私房闺话,男人间的把酒言欢,情侣甜言蜜语,夫妻的反目成仇。他用自己的耳朵,间接体会到过无数种或充盈或冷漠的感情。
初中时代,当他对隔壁班的一个扎着马尾,笑容澄澈的女孩子初初动心的时候,隔夜他就听到了那个女孩私下对闺蜜咒骂同班同学的声音。


从此林彦俊明白了,他本身就不应该触碰感情。


他深知,身为异类,他能平安无事活到25岁,已经是无比幸运。
父母告诉他,想要完美不露痕迹地融入人群,最好的方法就是,去最拥挤的商场,最繁华的街道,最明亮的城市。


他只是一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在一家外资企业做翻译,他天生的语言天赋让他在刚毕业就已经爬到了一个不高不低的位置。在上海,稍不留意你就可能一败涂地的地方,他已经成功安身落户。


但是好景不长,他在一天的酒桌上有些微醺,起身去卫生间洗脸的短短半分钟内,还是听到了他不想听到的东西。
他可以接受自己的上司严苛坏脾气,却无法容忍他是个表面的正人君子,背后却拜高踩地。


林彦俊辞了工作,独自一人踏上了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的旅途。


他背着包,乘着火车在欧洲各个国家城市辗转,著名的景点都人满为患,他只是匆匆瞥一眼便无心再赏,反而偏爱高高低低的山垄里露出来的红屋顶的一角,或者是凹凸不平的鹅卵石走廊,两旁的紫藤看得出来曾经受过精心的照料,后来又被遗弃,歪歪扭扭爬上最高处,又软软的耷拉下来。


在伦敦的最后一个夜晚,他游荡到蒂奇菲尔德街的咖啡馆。


他摊开一张薄薄的稿纸,就着旧式台灯发出的昏黄的光一笔一划写字。


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回国。
人都想要往远的地方走,但其实我们早已经有一层结界将我们和外面的世界隔开了。就像山里的人,他即使翻山越岭去到了海边,带回一身咸腥的风,也没法掩盖掉他脖颈上干裂枯黄的肌肤和指缝中的泥土。
我想要的,可能只有在那片土地上才能找到。


他越过落地的玻璃窗看向外面,这里的每一天都是阴沉湿润的,尤其晚上又行人稀少,街道上空空荡荡。灰白色单调的建筑群和夜夜流离的精致店铺在漆黑的夜色里相依为命。


林彦俊小心地把信对折,用手指摩挲着稿纸边缘。
事实上,他并没有一个可以写在信封上的地址。最终那张纸还是被塞进了桌上一本厚厚的书里。书里已经夹了好多张写满字的稿纸,鼓鼓囊囊的。有封信露出了一个角,悲伤的望着他。


2020.9.10
上海。


林彦俊坐在安静的the tailor bar的角隅,耳边充斥着玻璃杯相碰发出的清脆响声和客人低声交谈的窃窃私语。相比吵闹的club,他更偏爱在没有烟味和电音的酒吧自斟自酌。


这个酒吧的驻唱歌手通常是当地小有名气的原创词曲人,歌曲和声音都是熟悉的味道,林彦俊眯着眼睛斜靠在椅背上,让音乐声若有若无的传进耳朵。


直到一个男孩子怯生生的走上来。


他站在台中央紧紧握住话筒,很明显,他已经在努力控制自己的双腿不要发抖,但是林彦俊还是敏锐的听到了他的手不安地交错摩擦话筒柄的声音。


有点意思,他稍稍向前挺直了背注视着这个穿着呆板格子衬衫和黑色牛仔裤的男生。


他的声音是林彦俊从未听到过的干净和纯粹。


心属于你的
我借来寄托 却变成我的心魔
你属于谁的
我刚好经过 却带来潮起潮落
大雨曾经滂沱 证明你有来过
可是当我闭上眼 再睁开眼
只看见沙漠 哪有什么骆驼


唱到一半,男生的声音带上了不易察觉的一丝颤抖,他闭上眼睛,用刻意的停顿稳住自己的调。台下的听众自顾自的欢声笑语,没人注意他的表情,也没人认真倾听他的《百年孤寂》。


鬼使神差,午夜散场时,林彦俊跟随着那个声音绕到了那个男生身后。他本来想上去拍他的肩膀和他一起走,但是转念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男生背着一个大大的包走出了酒店,在附近的公交车站上车,呆呆的望着窗外站了近一个小时,车已经驶到闵行区,男生跳下车,沿着一条漆黑的巷子走去。


林彦俊不想被他发觉,又坐了一站才下车,循着那个声音找到了一处挂着出租的公寓。
他站在楼下,思绪穿过几层楼钻进那个还没来得及询问名字的男生住的房间。


“对,这个月房租我会很快给您的。”
“麻烦再宽限几天吧,我马上就找合租的室友,很快就能补齐。”
男生软糯糯恳求的声音传进耳朵里,林彦俊靠在已经被铁锈吞噬一半的铁门上,掏出打火机点燃一根烟。


那根烟烧了一半,他扔在地上踩灭,作了一个决定。
一个至今为止他从未后悔,但却希望从未作出的决定。


2021.1.27
上海。


最近的天气很多变,感觉到冰冷的空气中雾气渐渐浓烈起来,林彦俊抬起头望向办公室的窗外,发现果然如预报的一样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
他皱了皱眉,把涣散的精神集中在不远处的一个地下工作室。


“完蛋了,我没带伞。”


不出所料。尤长靖从来不看天气预报。
林彦俊熟练地打通了他的电话,让他在工作室等一会儿,自己则提前下了班。


那个不知道名字的男生,不,现在已经知道了他的名字是尤长靖。
和尤长靖合租四个月,林彦俊越来越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种难以言说的矛盾的现实里。


他几乎无时无刻不运用着自己的能力“观察”着尤长靖,又小心翼翼的保持距离。


尤长靖总是回来的很晚,他们共用一个狭小的客厅,两个房间门对门。林彦俊躺在自己的床上时能清楚地听见尤长靖晚归后拉开冰箱,取出半成品食物放进微波炉里的声音。


尤长靖喜欢把便当或者拉面拿到自己的房间偷偷呼噜呼噜的吃,林彦俊总是靠在床头,边看书边静静听着他的声音。直到那声熟悉的“咔哒”的开关声响起,他才熄掉灯,和尤长靖几乎同步进入梦乡。


刚合住一个月的时候,林彦俊对冰箱和厨房都进行了全面的改造。


拉面都被扔掉,换成了每天都供应的新鲜水果和寿司卷,厨房的薯片可乐变成了鱿鱼片,水果干和绿茶。


尤长靖有点好笑有点生气的打林彦俊:“你偷吃我的东西还不给我买我喜欢吃的?”


“我买的比原来的贵。”林彦俊理直气壮。


他知道尤长靖每天念叨着想吃的东西,晚上尤长靖打开冰箱看到都觉得大为惊讶:“林彦俊你怎么知道我想吃这个!“


林彦俊总是笑而不答。


尤长靖说他像神仙一样,总是在他需要的时候适时出现,尤长靖不是本地人,从马来西亚孤身一人来到中国最大的城市,他远远称不上知名歌手,日常就是地下室录歌写歌,收入全凭在酒吧和饭店驻唱和打零工。他从没抱怨过其中的苦和累,林彦俊知道,最折磨人的不是奔波带来的酸痛和嗓子的嘶哑干涩,而是驱之不散的孤单。


每每拖着疲惫的脚步,用钥匙拧开门的刹那,迎接自己的仍然是一片死寂的漆黑。林彦俊知道那是什么感受。


那个晚上他踩灭烟头的时候,他忽然不想让那个男孩子也承受这样的漆黑。
他想在这个冰冷偌大的城市里给他一盏灯,不够明亮也好,不够温暖也好,只要存在那一抹鹅黄色,他就不会在入睡前辗转反侧,不会在凌晨被噩梦惊醒。


林彦俊坐在尤长靖对面,看他狼吞虎咽吃着葱油面:“慢点。”
“我才发现你居然做饭这么好吃!”
“我只会做葱油面。”林彦俊笑。


他不是骗人,林彦俊厨艺很一般,但是独居久了也学会了几个绝活,做的最好的就是葱油面,简单快捷,再打一个荷包蛋在上面,不比面馆里的差。


“我问你哦,你为什么要待在上海啊。”
尤长靖放下筷子,不明所以的看着林彦俊:“那还用问?当然是为了当一个歌手啊。”
“可是这里很累。”
尤长靖一脸疑惑。


林彦俊垂下眼睛:“我是说,在这里活着很累。这座城市太拥挤了,光太亮了,每个人都想成功。你很难找到你自己的路。”


“那也要试试看啊!”尤长靖认真的说。“起码我做过,我就不会后悔。如果我没做,以后的我一定会怪罪现在的自己。”


林彦俊站在街边举着伞,看着尤长靖飞奔过来。
他有很多个瞬间不确定自己的心意,身边的这个男孩的声音让他魂牵梦萦,但是是不是爱,他并不知道。但是某个刹那,他觉得那些并不重要。


他只确定,尤长靖的梦想就像是给他展开了一条路,他愿意用尽力气守护那个脆弱的梦不被残酷的现实击碎。
他总能听到夜晚尤长靖躺在床上还在用嘴哼着曲调。尤长靖喜欢唱歌喜欢的要死,他不忍心看到他失望的神情。


2021.7.02
纽约。


林彦俊被派遣来商谈公司的合作事宜已经一周。
纽约的中午恰好是上海的午夜。林彦俊在西餐厅点好餐后拨通了尤长靖的电话。


“睡了吗?”
“马上了,已经洗完了。”
“上海热吗?”
“还行,有空调啊。”
“吃的怎么样?”
“林彦俊你怎么这么老妈子啊!”


絮絮叨叨问了一堆问题,他才催尤长靖去睡觉,自己搁下电话,继续用叉子卷起盘子里的面条送进嘴里,不自知地带上浅浅的笑意,酒窝随之加深,引得对面几个年轻的女生频频往这里看。


他还没告诉尤长靖他换了工作,林彦俊现在工作的唱片公司正处在上升期,他怀着私心进了公司当了一个小助理,负责新人的发掘和培训。


他计划中的下一步就是寻找有潜质的新人签约公司,这次来纽约是对他的一个考验,只要他过关,接下来的新人企划方案将全部交给他。
尤长靖当然是他的名单第一位。


归国的那一天,林彦俊觉得步伐都变得轻快了。眼看那个遥不可及的梦几乎已经近在眼前,他就忍不住想立刻见到尤长靖告诉他。
他掏出手机给尤长靖发了一条短信说马上登机,尤长靖回复说会来机场接他,林彦俊满足的反复看了好几遍,把手机关机丢进包里。


他已经想好,等尤长靖签约了公司,他们可以每天一起上下班,可以租一间更近,更大的房子。过不了多久,他就可以付得起他看上那套公寓的首付。
尤长靖不用非要在打折季去超市疯狂采购,不用再收集一沓优惠券,不用每天伴着轰隆隆的声音六点就登上第一班公交车,然后在路上频频打哈欠。


林彦俊接过空姐递来的橙汁,他的脑中已经幻想出了今后的生活,甚至想到晚上在尤长靖叫着饿死了回家的时候,他嘴上埋怨着麻烦,却偷偷端出来早已经煮好的葱油面配荷包蛋。


现在回想起来,林彦俊觉得啼笑皆非。当时的自己真的太年轻,以为一己之力能握住两个人的未来。但是他们两人虽然日日同住一个屋檐,他却并没明白尤长靖想要什么。他心里怨怼没有人理解他,事实上没有人可以完全理解另一个人。
有些事情再努力,不被认可的那一刻也是徒劳。 他费劲气力想要在起跑线上超越别人,蓄满信心却发现终点已经在面前。


他不明白,机场明明是梦起航的地方,却见证了无数的眼泪和离别。


2026.3.09
上海。


“没错,明天这份策划书必须交给我,中午之前。”
“来不及?现在把你自己打包离开公司来得及吗?来不及就现在去做!”


林彦俊脱下西服,瘫在办公桌前。还没来得及喝手边刚凉下来的咖啡,又一通电话又接了进来。
“您好,林总监,OM集团的负责人商讨新专辑的合作。”
“您好。我是林彦俊。”


“旗下艺人尤长靖?”林彦俊皱起眉头。
尤长靖。
他细细咀嚼这几个字。
他的名字曾经是林彦俊最烂熟于心的词语,现在却显得无比的陌生。五年的时间不长,但是足够让林彦俊改变太多。他之前染的亚麻色头发已经全数褪去,前额蓬松的刘海剪掉,身形也消瘦了不少。因为林彦俊阻断了所有可能的源头,他们是实实在在切断了联系。再次听到这三个字,林彦俊只觉得恍若隔世。


“我觉得这次合作,我们公司不是你们最好的选择。”林彦俊忽略门外助理暗示的手势,淡淡的吐出这几个字。


“我告诉你个好消息。”林彦俊刚拿到行李就迫不及待打电话给坐在机场大巴上的尤长靖。


“我也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林彦俊笑着没打断他:“那你先说。”
“我有经纪公司了。”


一个男人被自己绊倒是件丢脸的事,但林彦俊真的在众目睽睽下被自己的行李箱绊得一个趔趄。
“什么?”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问出口才发现自己声音抖得厉害。


“OM公司是大公司,在韩国,日本都有分公司的!我会去国外学习然后出道,我可以发自己的歌,林彦俊,我马上就可以当歌手了,我做到了耶!”


林彦俊没办法刻意忽略那头尤长靖压抑不住的兴奋。他呆呆的站在机场大厅中央,感觉一盆冷水从头顶泼下来,浸湿了他的全身,冰冷包裹住他的呼吸,让他说不出话。


“那,真好。”
“等我发迹了,我请你去旅游,随你挑地方!”
“好啊。”
“你到哪里了啊,我已经在机场了。”


林彦俊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尤长靖,刚好我也想换地方住,房子我已经找到了,一会儿就可以搬走。”
“你怎么了?”尤长靖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


林彦俊沉默着不说话。
他知道他没办法开口去挽留尤长靖。他既没有身份,也没有资格。最重要的是,他没有理由。


他从来没告诉过尤长靖,他有多在意他,从来没流露出多一分一毫比朋友多的感情。他自知没办法给心爱的人最好的,便也藏住了自己。他紧紧握住伞柄,让伞偏向另一个方向,自己甘愿湿了肩膀,也没勇气贴近另一个人的身旁。
犹是再不甘心,他也不能挡在尤长靖的那条路上。也许他的未来本来就没有林彦俊的容身之地,只是他硬生生插了进来,自以为是地一边拴尤长靖在身边,一边推着他向前走。


挂掉电话后,林彦俊仍然不由自主的去寻觅尤长靖的声音。
他听到尤长靖的运动鞋在机场光滑的瓷砖上发出急切的噪音,听到尤长靖询问工作人员航班情况,直到尤长靖走到出口,自动门发出滴的一声。尤长靖仍在不断拨打他的号码,林彦俊狠下心按掉了他的来电,坐在车后座捂住眼睛,泪濡湿了掌心。


“我只是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你和我本来就不是同路人,这段时间就算是偶然的缘分,既然你找到去路,我也该走自己的路了。”


这是他给尤长靖说的最后一句话。


林彦俊一开始没能说出口的话,最终也没说出口。


“要不要一起走?我陪你。”


这场专属于他的盛大华丽的暗恋,最终还是被他亲手终结掉了。
尤长靖和他已经毫无牵扯。


林彦俊平静的拒绝掉和尤长靖经纪公司的合作,把一沓资料交到助理手上:“这是策划书的备用方案,下班吧。”


这几年其实他过得很痛苦。
那一天他迅速拿走了自己所有的东西,把他自己和尤长靖分的足够清楚。浑浑噩噩回到原来的住处,林彦俊睡了个昏天黑地。他做了个漫长的梦。


梦里尤长靖找到了他,那个熟悉的声音轻轻在他耳边说,我不走了,我陪你。
林彦俊惊喜的看着尤长靖的面容,但是他还没来得及伸手搂住他,尤长靖脸色忽然变得扭曲可怖。


他瞪着眼睛疯狂咒骂着他,为什么要阻碍他的道路。
梦里的尤长靖怀着深深的怨恨和懊悔把那些话一字一句扎进林彦俊的心里。


“都是你。要不是你,我早就出人头地了。”
“我本可以不这么屈居人下的活着,本可以不这么累。”
“林彦俊,都是你。”


林彦俊被惊醒的那一刻浑身冷汗,他翻身下床,套上衣服时他忽然发现,除了漆黑的房间里没关紧的水龙头的滴答声,其余他什么都听不到了。


他再也找不到尤长靖了。但是刚刚好,尤长靖也正急切地收拾着行囊离开他的世界。


2026.11.21
上海。


已经是深秋了。连续加了几个夜班的林彦俊终于得到了半天的假期。
他把车停在公司,自己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


陆家嘴的天桥上永远是人潮涌动。林彦俊趴在围栏上,看着马路上急驶而过的密密麻麻的车辆,掏出耳机堵住耳朵。


他已经没办法听到每个匆匆经过的路人嘴里的话语。不习惯于这种安静,他越来越喜欢用耳机来隔绝自己和外界。


背影是真的人是假的 没什么执着
一百年前 你不是你 我不是我
悲哀是真的泪是假的 本来没因果
一百年后 没有你 也没有我


《百年孤寂》他听了无数遍,却再也找不到当初那个人甚至带着慌张不安唱出来的那份纯粹。


风很大,林彦俊的眼睛被吹得睁不开,远处的高楼林立,发出模模糊糊的刺眼的光。恍惚间他想起之前在潮湿阴冷的出租房中那盏昏暗的鹅黄色壁灯。


当时尤长靖硬拉着他去了家具市场淘了几件一直想添置的家具。壁灯却是林彦俊一眼相中买回来的。
“这玩意儿有什么用啊!”
林彦俊捧着灯,十分爱惜的擦了擦:“好看啊。”
“我不喜欢光的。”尤长靖嘟囔。
“你只是睡觉时不能有光。”林彦俊说,“但是你回家时看到光,会安心很多。”


林彦俊莫名笑了起来。
现在他各式各样的灯,什么都不缺,他回家伸手按下开关,整间房就亮如白昼。可是他站在窗前望着万家灯火,总觉得自己不属于其中的一份子。


隔壁商场巨大的LED屏幕循环播放着最新的广告。尤长靖的面容已经来来回回好几次。他刚刚接下了一款高端手表品牌的代言。


他很适合走这条路。林彦俊想。他有天生的好嗓音,能让他在一众新人歌手中脱颖而出,而真诚待人的善良让更多人愿意支持他。时隔五年,他早已经不再是在一个小酒吧唱一首歌都紧张的打哆嗦的那个男生了。


他的演唱会场场爆满,甚至林彦俊身边都有不少女孩子迷恋他。看到办公室热切讨论的场景,林彦俊都不禁想,当年自己和尤长靖的相识一场,究竟是否只是他一个美梦。


“你好。”有人停在他身边,背靠着栏杆和他打招呼。
林彦俊有点疑惑的摘下右边的耳机侧过头看他。因为天太黑他没能看清那个人的长相。


“你好。”那个人又重复了一遍,定定的注视着林彦俊的眼睛。
纵使尤长靖变了很多,脸颊消瘦,化了妆的面容还带着疲惫的痕迹,他的声音,林彦俊不可能认错。


“你是……林彦俊?”
林彦俊回过神来,眼角的余光瞥到巨大的荧光屏幕里尤长靖的笑颜,确认了他真的是他曾朝思暮想的那个人。林彦俊却忽然害怕了。


他们早已经不是当初的他们了。他不想再陷进去。他不想要再一次做他的朋友。
“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


“啊……”尤长靖明显有些失望,但是很快恢复了微笑的神态。
“抱歉,可能是天太黑了,你和我一个朋友长得有点像,我们太久没有见面,可能见了都认不出来。”
“为什么不见面呢?”林彦俊忍不住问。


尤长靖愣了一下,“因为我们有些矛盾。他不愿意再联系我了。”
“其实也没什么。”尤长靖又自嘲似的笑笑,“是我的错。我们以前是室友,关系很好,我想当个歌手,天天只会不务正业的写歌唱歌,赚不了几个钱。他拼命挣钱升职,交了大半的租金。”


“后来他瞒着我偷偷去唱片公司工作,他肯定还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早都知道,只是他不应该为了我改变自己的道路。”


“我知道他喜欢我,但喜欢不意味着必须无时无刻绑在一起。每个人来到这座城市打拼,都有自己的理想。我只是想告诉他这个,但是却伤害了他。”尤长靖低下头喃喃自语。


林彦俊身体一下子变得僵硬,他挺直腰,手不安的交错,不知道该保持什么姿势。
他已经太久没听到过尤长靖的声音了。这些话太过猛然地涌入脑海,让他措手不及。


他艰难的咽下口水,声音略带艰涩的问:“那你喜欢他吗?”
尤长靖像是才反应过来身边还有一个陌生人,连连道歉:“对不起,是我冒失了,可能是因为太想念他了,才会给你说这些,你别介意。”


“至于喜欢或者不喜欢。”尤长靖没回答他的问题,像是在自言自语。


林彦俊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很久很久他没有这么紧张过,他终于可以肯定尤长靖不是他臆想中的人物。只是每当尤长靖走向他,他就想逃。可尤长靖离去时他又想奋不顾身的追过去。
一来一去,他丢了尤长靖也丢了自己。


“我自己都不知道。”尤长靖开口,“这么多年我完全没考虑过这些,我没办法和别人在一起,但是和他,我也不知道可不可以。”


“他似乎是特殊的。”


林彦俊不敢再说话了,他怕一开口,他颤抖的声音就会出卖他。


尤长靖掏出纸和笔,借着手机的手电筒光写了几行字递给他:“我觉得我们挺有缘分的,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以后有空可以一起喝杯咖啡交个朋友。”


林彦俊接过那张纸,放进自己的上衣口袋,低低的答了声好。
“再见。”
“再见。”


尤长靖走远了,林彦俊仍然愣在原地盯着他的背影,直至渐渐融入人群消失不见。
他是特殊的,这是不是证明,尤长靖至少也爱过他,哪怕只有一点点,哪怕只有林彦俊爱他的千分之一。


即使是千分之一,林彦俊都觉得已经沉甸甸的。他转过身走下天桥,对面大屏幕上的尤长靖笑的温柔又自信。


林彦俊想起五年前的尤长靖,迷迷糊糊的那个尤长靖,和陌生人说话就紧张的搓衣角的尤长靖。
现在林彦俊已经听不到他的任何声音了,他失去注定的挚爱的同时也失去了控语者的身份。而尤长靖也再也不需要他的每次“适时“的出现,他身边有越来越多的人围绕,就是下飞机的短短一程路都有几百人喊着他的名字,举着写有他名字的灯牌迎接他。


林彦俊摸了摸那张纸,他知道他可能不会再联系尤长靖,他们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坐在驾驶座上,林彦俊拧动钥匙,打开车灯准备回家,发动之前他掏出那张纸在灯下细细看了一眼,表情却一瞬间凝住了。


两行无比熟悉的字跃然纸上:


以为我认不出你的声音吗?


林彦俊,你是傻瓜吗?!


因为用力过猛透过纸背的问号和感叹号十分扎眼。
他怎么还是那么幼稚。林彦俊笑了出来,笑着笑着眼泪却像开闸的洪水不受控制。他伸手去抹,却越来越多,最终他无暇顾及路人透过车前窗投来的异样目光,趴在方向盘上咧开嘴,任凭泪水肆意流过脸颊。


听得到如何,听不到又如何?


他忽然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幸运,他已经是个完完全全的普通人,那些无数久远的嘈杂的日夜已经成了沉淀的过去。
尤长靖的声音是林彦俊最初的指引,林彦俊曾经失手弄丢过,但是到故事的最后,尤长靖终于找回了他。



因为尤长靖不是遥不可及的海,而是包围着他的青翠群山,林彦俊一路追逐,回过头才终于找到他真正的家。


我再也听不见全世界,但你的声音却萦绕在我耳边。


我听见你了,你在叫我的名字。




-end


下一位老师


@白日梦姐妹花 两点请期待我们的芽!

评论

热度(2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