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蓝色*の晴天づ☆

【长得俊】心动(四)[完结]

九妹九妹漂亮的妹妹:


28.
尤长靖一时间心情复杂,不清楚自己到底想从林彦俊嘴里听到什么答案。他不知道自己对林彦俊的期望是什么,更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
陆定昊把手放下,说:“不好笑,以后不要讲这种无聊的笑话。”
许凯皓突然道:“真的是在开玩笑吗?”
大家都望向他,许凯皓说:“我看他的表情很认真。”
“对对对,”周锐起哄道,“快说是谁!”
Justin在尤长靖旁边坐下,把零食从袋子里倒出来,说:“彦俊老师讲什么冷笑话都很认真,我要向他学习。”
“你怎么看出来他表情认真的?”陆定昊嫌弃地说,“他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就那一个表情吗?”
许凯皓看过去,林彦俊保持着刚刚的姿势靠在床上,神情冷漠地看着大家。
“看我做什么?”林彦俊问。
“好了啦,”尤长靖说,“快点继续玩啦。”
林彦俊低头难以察觉地笑了一下。一群人又恢复到吵吵闹闹的状态。凌晨一点多的时候,断断续续有人上床睡觉了,走廊上逐渐安静下来。朱正廷敷着面膜过来把还在吃零食的黄明昊拎走,蔡徐坤也从训练楼回来,路过他们房间的时候,在门外问:“昊昊,还不回去睡觉吗?”
钱正昊看了一眼周锐,周锐说:“你想回去就先跟你坤哥走吧,我再玩会儿。”
说是玩,其实大家都歪歪扭扭坐在地上聊天。钱正昊起身,跟着蔡徐坤走了,陈立农躺在地上看着门外发呆。
尤长靖也有点瞌睡,但他不想上床睡觉。明天过后大厂会更加冷清,每个人都想抓住热闹的尾巴。他脑袋靠在双层床扶梯上静静地听大家聊天,周锐在说以前拍仙班校园的趣事。
林彦俊起身去桌子边喝水,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尤长靖的绿水杯。
“然后我们开机之前要先烧香,每个人去拜一拜。”周锐说。
林彦俊把水杯递给尤长靖,继续听周锐说:“我问导演咱们这拜的哪个神,导演说随便拜,你心里想拜谁拜谁,拜孙悟空也没人管你,然后我就——”
他停下来,对站在那里的林彦俊说:“还有水没,说半天话渴死我了。”
林彦俊说:“壶里还有。”
周锐:“给我也倒点。”
林彦俊在尤长靖旁边坐下,说:“自己倒。”
“看看,这就是男人!”周锐站起来,趿拉着拖鞋去倒水,“我化妆的时候一个个都跟那什么一样,不化妆连水都没人帮忙倒一杯。”
尤长靖抱着水壶喝水,许凯皓说:“他只是不帮你倒,他给尤长靖拿水了。”
周锐:“我能跟尤长靖比?人家俩整天浓情蜜意的,跑个步还锁门。”
“我知道了,”许凯皓突然说,“林彦俊喜欢的人是尤长靖。”
周锐端着水杯回来,说:“看给你聪明的。”
许凯皓和林超泽“哈哈哈哈哈”笑,陈立农偷偷瞥了一眼尤长靖,也假装跟着笑。
“很厉害很厉害,”林彦俊说,“恭喜你,猜对了。”

29.
许凯皓和林超泽笑得前仰后合,知情的不言语,不知情的没当真。真心话总是藏在玩笑里,爱情也总是在身边悄然发生。林彦俊隐晦的告白在众人起哄吵闹的声音中清晰地传入尤长靖的耳朵里,他心想,天啊,林彦俊真的喜欢我。
他想看林彦俊一眼,却怎么也鼓不起勇气。这胆怯中既含着对情人的羞怯又藏着对禁忌爱恋的忧虑。
林彦俊知道他很怕。林彦俊总是能看到别人的恐惧,也许是他心思细腻,又或许这是勇敢之人的天赋。他知道尤长靖怕做错事,更怕爱错人。走在娱乐圈这条看似叛逆的道路上,循规蹈矩是大多数人的选择,他们循着镜头的规,蹈着人气的矩,却失去了普通人追求爱情的勇气。
还好,林彦俊心想,还好我有勇气爱你。

30.
顺位发表结束后就是第三次公演,剩下的练习生连为离别伤感的时间都没有,就要马上投入到训练中。
五号大家去北京录音,下班时万家灯火早已点亮。挤在门外的粉丝大多是来拍top圈的,簇拥在蔡徐坤等人身边。林彦俊将蓝色运动服的帽子扣在头上,跟在尤长靖身后上了大巴。
车上座位很挤,冬天衣服又厚,大家一般都不愿意坐在一起。尤长靖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对车门外的粉丝招了招手。林彦俊坐在他后面,拽了拽尤长靖的帽子,说:“过来坐这里。”
尤长靖现在面对林彦俊还是有点紧张,他抿了抿嘴,听话地站起来,林彦俊拉上窗帘,让他坐在窗边。韩沐伯经过他们身边说了句:“你俩也不嫌挤。”
“还行。”林彦俊随口应道。
过了一会儿林超泽也上来了,问道:“这么多座位你们坐一起干什么?不嫌挤吗?”
韩沐伯在后面说:“我刚刚也这么问了。”
尤长靖:“不挤啦!”
周锐一个人瘫在两个座位上,翘着腿说:“人家俩关系好爱坐一块呗。”
韩沐伯说:“你注意点形象。”
周锐:“哎,没事儿,咱这车暂时没几个人来拍,陈立农没上来呢,再说我这不拉着窗帘吗。”
韩沐伯伸头从后面的窗户看了一眼另一辆车,说:“哎哟我去,那车人也太多了。”
“蔡徐坤在那车上,人能不多吗,”周锐说,“我妹上次还跟我要蔡徐坤签名。”
尤长靖拼命点头:“我妹妹也是——”
韩沐伯:“你妹不是喜欢朱星杰吗?”
“朱星杰的签名啥时候不能签,”周锐说,“我能让他给我签一箱。”
“哎,林彦俊,我记得你也有个妹妹。”韩沐伯趴在座椅上问。
“对,”林彦俊点点头,“她不会敢向我要签名。”
韩沐伯:“为啥?”
林彦俊:“会导致兄妹情破裂。”
韩沐伯一脸问号,尤长靖在旁边吃吃笑,他扭头说:“他这个人超级小气,你只能要他的签名,不可以要别人的。”
林超泽扭过头说:“没错。”
“这是原则问题,”林彦俊说,“那我是你哥哥,你不要你哥哥的签名,去要别人的签名,还让我给你要?这种事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
尤长靖捂着嘴笑,周锐说:“很霸道很霸道,霸道校草。”
尤长靖开玩笑说:“林彦俊,给我签个名吧。”
周锐:“林彦俊说,不好意思,没带笔,哈哈哈。”
韩沐伯和林超泽也跟着哈哈哈,Jeffrey提着个黑书包上来,问:“你们在笑什么?”
周锐:“尤长靖给林彦俊要签名,我们说他没带笔。”
Jeffrey打开书包说:“我带笔了。”
“不过尤长靖为什么要林彦俊的签名?”Jeffrey问。
“哎呀,”周锐无语道,“我们开玩笑的。”
“哦,”Jeffrey在后面找到位置坐下,“我还想说,他们两个为什么还需要要签名。”
“就是,”周锐说,“人家小两口要什么签名。”
“结婚证要签名呗。”韩沐伯说。
“哈哈哈哈哈,”周锐狂笑,“你厉害你厉害。”
“一看你们就没结过婚,”林超泽说,“结婚证上不需要本人签名,OK?”
“你们有完没完啦!”尤长靖说。
“哎哟,听你这话说的,难道你结过?”韩沐伯说。
“这是常识好吗,常识!”林超泽翻白眼道。

31.
大巴上路后尤长靖把窗帘拉开,看着窗外掠过的霓虹招牌和树影发呆,路过商业街的时候,KFC店外巨大广告牌上的炸鸡深深印在尤长靖脑子里。
尤长靖:“我好饿。”
林彦俊:“你晚上吃了什么?”
“什么都没吃,”尤长靖说,“都没有来得及吃东西。”
林彦俊探身去问Jeffrey:“你还有鸡蛋吗?”
Jeffrey说:“今天没有带鸡蛋出门。”
周锐:“咋了,你那一箱吃完了?”
Jeffrey点点头:“今天上午刚买了一箱新的。”
“吃这么快?”周锐说,“你一天吃几个?”
“其实也没有很多。”Jeffrey说。
“都是陆定昊帮他吃完的啦!”林超泽吐槽,“他一天吃十个鸡蛋好吗!”
“你太夸张啦。“尤长靖笑道。
“你们有人带吃的东西吗?”林彦俊问。
陈立农说:“诶,我这边有巧克力。”
林彦俊接过陈立农从后面递过来的巧克力,周锐:“你这一会儿不让他吃一会儿又给他找吃的是干啥啊,到底减不减肥了?”
“他没吃晚饭,”林彦俊把巧克力撕开,掰了一半给尤长靖,“只能吃一半。”
“我也没吃晚饭,”周锐说,“我给你说,你要想减肥就得一天一顿,像他这样吃不行,尤其是不能吃那么多主食,你看看他在食堂盘子里那大米,堆成山了。”
“你看看你,”周锐对尤长靖说,“脸上的肉都横着长了。”
尤长靖吃着巧克力说:“你闭嘴!”
“哎,”韩沐伯说,“我发现这个,周锐你真的瘦了好多,比刚开始进来的时候,刚开始你那个脸——”
他用手在自己脸上比划了一下,周锐说:“我每天俯卧撑、卷腹、跑步,跑步至少跑八公里,然后吃饭要无油无盐,像这什么巧克力之类的都不能吃,平时还要训练,我不瘦谁瘦。”
韩沐伯眯着眼睛看他:“你瘦了之后好看不少啊。”
周锐:“你再用那种眼神看我小心挨揍。”
“噫——”尤长靖皱着脸说,“你对自己好狠。”
“男人就要对自己狠一点,”周锐说,“都跟你这样,自己控制不住就算了,旁边还有个给你找东西吃的,你哪年能瘦下来。”
“我觉得你这个不行,”林彦俊说,“你这个有点对身体不太好。”
林彦俊对尤长靖说:“该吃的还是要吃,但是不要吃太多。”
“对——”尤长靖拖长声音认同道。
“对什么对,”林超泽说,“你有做到不要吃太多吗,你每天都在宿舍吃吃吃好吗!”
周锐:“有的时候这个减肥的人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你们周围的得管着他。”
“我说他又不听,”林超泽翻白眼,“除了林彦俊谁还能管住他。”
“陈立农啊,”周锐说,“上次陈立农不是监督他了吗?”
林彦俊转过头看他俩一眼,陈立农求生欲爆棚地说:“诶,我也管不住他喔,我让他不要吃他也不听我的。”
“咋不听了,”周锐不明所以地说,“前几期节目里你不是还拿走他面包了。”
“没有,那个不是,”陈立农语无伦次地说,“我那个,反正他还是更听林彦俊的话啦。”
“林彦俊不行,”周锐说,“他都不好好管,我看他这属于溺爱型的,嘴上说着不让尤长靖吃,其实总是忍不住给他吃的。”
“对,”林超泽深有同感,“我们公司来人了他还帮尤长靖打掩护,胖的这么明显了,他说是水肿,拜托,以为大家是傻子吗?”
“你们很烦哎,”尤长靖说,“聊天就聊天,一直说我胖是想怎样啦。”
“这不为你好吗,”周锐说,“刚来的时候你多瘦啊。”
尤长靖心虚地反驳:“我现在也很瘦。”
“对,”林彦俊笑道,“80斤80斤。”
“这就是传说中的那什么,”韩沐伯说,“情人眼里出西施。”

32.
上了高速后车内逐渐安静下来,这两天训练任务很重,大家都处在睡眠不足的状态里,录音回去这一个小时的车程也算忙里偷闲,可以小憩一会儿。
尤长靖把羽绒服帽子扣在头上,歪着头靠在椅背上睡觉。林彦俊侧头去看他,车内的顶灯已经被司机关掉了,车外偶尔闪过的光落在尤长靖脸上。
林彦俊看着他脸上的睫毛剪影发呆,心想自己为什么会爱上一个男的,之前没发现自己有这个倾向啊,怎么就突然非他不可了。他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结果,只想起不知道在哪里看过的一句话,说爱情总是不讲道理。
他的目光又落在尤长靖嘴唇上,尤长靖安静的睡颜挠得他心痒痒,要不要偷亲一下?林彦俊转头去看过道那边的周锐,他躺在两个座位上睡得正香。他又把头转回来,心说要亲就光明正大地亲,偷亲算什么男人?道理是这样讲,实际却做不到,他紧紧盯着尤长靖的脸,心里又想反正迟早都是自己的人,提前亲一下怎么了?
车窗里隐隐约约映出两人的倒影,林彦俊俯身靠近他,低头吻上他的嘴唇,宽大的羽绒服帽子将两人的脸完全挡住,尤长靖均匀的呼吸声传到他耳朵里。
林彦俊撑在座椅上的手微微发抖,他不想承认自己在紧张,但他又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在安静的车厢里清晰地回响着。
这个吻很轻,林彦俊很快起身,抬头去看窗外飞驰而过的田野。尤长靖在梦里换了个姿势睡觉,头向林彦俊这边倾斜。
林彦俊的心跳还没有恢复到正常的频率,他坐正身体,推了一下尤长靖的头,让他靠在自己肩膀上。大巴平稳地在公路上行驶,林彦俊也闭上眼睛睡去。

33.
尤长靖迷迷糊糊快要睡醒时,感觉到有人握住他的手,冰凉的温度让他清醒过来。
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枕在林彦俊肩膀上。林彦俊抓着他的手翻来覆去地看,尤长靖小声问:“你做什么?手怎么这么冰?”
林彦俊说:“你不是要签名吗?”
尤长靖没反应过来,林彦俊把他的手掌摊开,放在自己手心里,说:“我给你签个名。”
林彦俊一笔一划认真地在尤长靖手心里写自己的名字,麻痒的感觉从皮肤接触的地方渗透到心里,后座传来不知道谁打呼的声音。车内的时间像是静止了一样,尤长靖抬头看着昏暗光线下林彦俊近在咫尺的英俊眉眼,突然感觉很安心。
世界纷扰而喧闹,林彦俊却总是能带给他安全感。不管是以前在公司还是现在来到这个节目,林彦俊都一直陪在他身边。尤长靖脑海中闪过许多画面,陪他跑步的林彦俊,给他送药的林彦俊,默默注视着他的林彦俊。林彦俊不会说甜言蜜语,也不会许海誓山盟,但他能给他可以依靠的肩膀,也能给他义无反顾相爱的勇气。
林彦俊在他手心里写下最后一个字,将他的右手握成拳头,说:“现在你抓住我了。”

34.
尤长靖低头盯着自己被握着的拳头发呆,林彦俊看着他低垂的眼帘,问道:“你在想什么?”
尤长靖的心跳不再急促无措,而是缓慢有力,就像是奔涌的江河流入平静的大海,眼前只有一望无际的爱。
尤长靖说:“我在想你喜不喜欢吃椰浆饭。”
林彦俊说:“我没有吃过。”
尤长靖:“那我以后带你去吃。”
林彦俊:“去哪里吃?”
尤长靖:“吃椰浆饭当然要去马来西亚。”
林彦俊假装不懂:“马来西亚那么多地方,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要去哪里吃。”
“你非让我说出来吗?”尤长靖又羞又恼,“去我家吃啦!”
大巴过减速带时晃了一下,坐在前排睡觉的林超泽脑袋撞在窗户上,猛的一下醒过来,听到尤长靖的话,扭头问他:“什么?去你家吃什么?你要回家吗?”
尤长靖和林彦俊坐在一起笑,林超泽觉得两人之间的气氛有点奇怪,但又说不上来哪里奇怪,他问:“你们在笑什么?”
尤长靖捂着嘴,眼睛眯成一条缝说:“没什么。”
“什么鬼啦,”林超泽看着旁边也在笑的八哥,说道,“你们两个怎么回事。”
大巴停在收费站前,收费站的灯光照进车里,很多人都醒了。周锐坐起来,含糊不清地问:“到了吗?”
“还没有。”林彦俊说。
林彦俊脸上难以掩藏的笑意把周锐吓了一跳,他说:“你笑啥呢?”
“谁知道,”林超泽趴在椅子背上说,“我一睁眼他俩就这样。”
陈立农也睡醒了,抱着书包坐过来聊天。
“有啥好事说来听听呗。”周锐说。
“怎么了?”陈立农头发乱糟糟的,一脸迷茫地问。
尤长靖:“没有啦。”
“我给你们说,”周锐指着尤长靖说,“你们看他这个表情就不像没什么。”
林超泽说:“我刚刚听到尤长靖说要回家。”
“真的假的,”陈立农瞪大眼睛,“要放假吗?”
“不是啦,”尤长靖说,“什么放假,别想啦。”
林彦俊伸了个懒腰,将双手向后搭在椅子背上,一脸得意地笑,周锐说:“有这么高兴吗?到底啥事儿啊?”
“不好意思,”林彦俊说,“不能告诉你。”
陈立农张着嘴懵懵地看着他俩,突然一愣:“啊!”
周锐:“咋了?”
陈立农惊讶地看着他俩,林超泽问:“什么啦,你‘啊’什么啦!”
“没四,”陈立农说,“我在学许凯皓。”
“许凯皓不是这样,”林彦俊说,“你那个要再大声点,要更有气势,像我这样,啊!”
一车人开始大笑,大家都“啊”“啊”地学许凯皓,忘了继续追问刚刚的事。陈立农偷偷去看尤长靖,尤长靖正巧也在看他,冲他笑了一下。
陈立农也笑了,他看向窗外,一望无际的原野上空闪着点点星光,收费站的灯将公路两边照得通亮,路边的灌木丛上有几朵刚开苞的小黄花。
春天到了。

——end——

后记:
一开始只想写一篇小短文,由于没有大纲越写越长,最后算下来竟然有两万六千多字,我自己也吓了一跳。这篇文我给它起名叫《心动》,本来就只是想描写一下两人动心的过程,现在他们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感情,所以就要在这里结束啦。非常感谢大家的喜欢,山不转水转,我们下篇再见吧~

评论

热度(6834)